迪努·李帕蒂,为音乐点燃轻盈且厚重的生命丨贝希斯坦

2019-12-10
耶胡迪·梅纽因说:“他是与一切苦痛与折磨斗争的勇士。”

阿尔弗雷德·柯尔托说:“他的演奏尽善尽美,登峰造极。”

弗朗西·普朗克说:“他是一位神圣高尚的艺术家。”

克拉拉·哈丝姬尔说:“我是多么地羡慕他的才华。”

他就是

迪努·李帕蒂

Dinu Lipatti

著名罗马尼亚钢琴家、作曲家、评论家迪努·李帕蒂可以说是一位音乐界的传奇人物。对于音乐他早已是痴迷,甚至完全不顾体弱与病痛残忍的侵蚀。

1950年9月16日,与癌症搏斗了七年的李帕蒂在贝桑松音乐节上举行了一场独奏音乐会。当天午后,当他抱着虚弱的病体,到达音乐会现场试奏时,由于身体状况实在太差,医生及朋友都劝他取消音乐会,医生甚至说:说不定到了晚上就不能弹了。李帕蒂自知身体状况极差,也知道自己去日无多,但他还是坚持说:“我与听众有约在先,我必须弹。”

音乐会如期举行,中场休息时李帕蒂在注射了一针止痛剂之后仍坚持上台继续演奏。尽管经常因为身体不适而取消演出,他的演出仍遍及欧洲,他以有限的生命与体力,回报对他关怀备至的音乐前辈及乐友。

遭受白血病肆虐之苦的戏剧性故事,并不能掩盖他那独一无二造诣深厚的音乐才能。李帕蒂的演奏技巧堪称当时最为精湛、对作品的解释恰如其分,无论是巴赫、勃拉姆斯,还是肖邦、舒曼,他都有令人信服的演绎。

李帕蒂演奏肖邦降A大调圆舞曲二号作品34号,1947年

李帕蒂的演奏技巧,非凡之处在于如何用全然的简单表达深刻的真理,而其特点则在于无论结构还是特征都展现得如水晶般清透。他会充分领会和阐明每个演奏过的作品的作曲家风格,因此演奏作品都值得推敲。

不如让我们把目光从李帕蒂的戏剧性人生,转移到他音乐才能中去。正如肯普夫所说:“我们所有能做的就是记住他给予我们的美好,并为此哀悼。”

(爱上好钢琴)

 

迪努·李帕第,优秀的钢琴家,事实上他是个作曲家,也是个指挥 家,就像他的同胞恩奈斯可是小提琴家和作曲家一样。一个作曲家对于他人作品的分析应是更深一层,而其中出书的有雨果.雷曼与杰根.于德对贝多芬钢琴奏鸣曲的分析、雨果·莱亨齐特对肖邦作品的分析。   中文名迪努·李帕第国    籍罗马尼亚出生日期1917逝世日期1950年12月2日职    业钢琴家主要成就巴黎学派的分支

 

 

音乐生涯

迪努·李帕第音乐作品

一位优秀的钢琴家必定有其艺术师承。他属于巴黎学派的分支,即使他出生在布加勒斯特,在他四岁就开始学弹琴的地方,因为特殊的分配,他进入当地音乐学院就读,在16岁时接得了维也纳国际音乐赛的第二名。柯尔托原本希望第一名跟他去进修,当李帕第的票数被追过时,柯尔托辞去了评审团以示抗议。李帕第后来到了巴黎,在柯尔托与雷费布瑞门下学琴、向孟许学指挥、向杜卡与布兰洁,还有后来的布朗格与史特拉汶斯基学作曲。换句话说.李帕第本质上是巴黎学派的产物,这可以从他的肖邦、拉威尔、舒曼的《钢琴协奏曲》里发现。柯尔托在1962年时以高龄去世,传世的不只是录音,还有记载其音乐观点的文献数据,我们可以说李帕第承龚了柯尔托对肖邦演奏看法的精华:首先是在不经意流泄出的颤音乐句里强化旋律,持续最基本的节拍律动,例如《诙谐曲》(op.58)里的演奏、《船歌》里的不急不忙,还有《b小调奏鸣曲》的终乐章,李帕第在此做到了令人摒息的效果,表达出这个乐章的完整面貌。

迪努·李帕第音乐作品

事实上李帕第的师承还可上溯更远至肖邦。肖邦开始弹奏《夜曲》(op.27no.2)时有其传统,而李帕第开始这一段抒情段落时就有如呼吸般的巧妙,似乎是他怕是跟随着=这个传统,还是天生地步上肖邦的后尘。这个特质还发生在他与布兰格合奏的布拉姆斯《华尔兹》(op.39)手联弹原始版本。这种富魅力的演出,在布拉姆斯多所遐想的暗示之下,是不会以所谓「单纯「舒伯特党」形式的小圆舞曲」出现的,这一对师生为这音乐带来朝气蓬勃的活力与严谨的旋律线。李帕第也跨入法国音乐的领域,录制了拉威尔的《丑角的晨歌》,他执意谱上的反复记号以及滑奏,想要模仿出吉地和响板等效果,左手则有力地刻画着低音线,没有出现「印象主义」里的浓雾。我们知道有不少类似的曲子,在它的起源地巴黎,是以多么浓装艳抹的方式演出。舒曼《钢琴协奏曲》的录音是在战后录制的,当时卡拉扬和爱乐管弦乐团都在伦敦,而李帕第则让他们同台演出。实在很难了解这场演出为何以高雅而著名,在所有浪漫钢琴协奏曲的演出中,这场演出含有不寻常的刚强与戏刻性。在与指挥合作之时,他会似作曲家地聪敏分析整个复杂的结构,否认自己注入了主观性。开始的快板就是只是感情的纯粹表达而已;而中段的间奏曲是有轻巧顿促音和优雅旋律的行板,不只是伤感的夜曲而已;终乐草开头微弱的闪光就像嘹亮的号角,强力的八度和弦说明李帕第在左手的刚硬力道,后来缓和节奏,使音乐不致流于暴力。李帕第在这首协奏曲上,比起其它的录音,做出了较年轻的印象,如同一个性急而铤而走险的人,谁能否认李帕第是天生适合演奏此曲的呢?

迪努·李帕第音乐作品

这位曾在日内瓦音乐学院(1830年代李斯特在此担任教职)的年轻演奏者,也录了葛利格的《钢琴协奏曲》(由加里耶拉指挥)。即使是在慢板,他仍保持钢琴的优势地位;终乐章挪威人所跳的舞蹈,清楚地描绘出旋律的色彩,F大调的第二主题乐句是以显著的优雅节奏,不渗入民谣风格地滑进感性里,他处理这首曲子的方式尽展大师风华,似乎这就好像是躲避在舒曼身上重新漆北欧的色彩而做的努力。 不止在舒伯特《即兴曲》(D899,no2,3)可观察得到李帕第的特性,他很少让其它人听到钢琴低音破裂分散的坏习惯、上场时耽误曲子契合旋律的第一拍。同样身为作曲家,他不赞成仅身为钢琴家的钢琴家在演奏时违背作曲家的语法,因此在《降G大调即兴曲》没有什么花俏的效果,提供曲子本身单纯的情境。许多倍受尊敬的钢琴家在这个行板曹采取更慢的速度,在邢些三震音上演奏出比较情绪而富幻影的音色,而年轻的李帕第直接看见在舒伯特谱曲时,隐藏在每小节之后的绝望,他的舒伯特保持简单而富表情:《降E大调即兴曲》则从三震音群里塑造动力,从定形的涟波起飞而成为幻想的漩涡。此处舒伯特与肖邦似乎有相同之特色,但李帕第强调他们的不同之处:舒伯特还是属于古典形式范畴里的起伏,而肖邦则转为天马行空。如此不禁为他没有留下舒伯特奏鸣曲的录音而感到遗憾。

迪努·李帕第音乐作品

这些录音有一首在演奏历史上留名:李帕第演奏巴哈合唱剧前奏曲《耶稣,为人仰望的喜乐》(BMV713),由海丝所改编的钢琴版。这个改编工作、新板本以及演出都远超过曲子本身的价值,李帕第的演奏展现了内在的静穆,这个合唱旋律无须特别加强而使它升华,这三分钟的音乐宛如置身天堂。

 

 

个人作品

《李帕第在贝桑森音乐节上最后独奏会》

迪努·李帕第音乐作品

迪努·李帕第音乐作品 巴赫:第一组曲 莫扎特:第8号钢琴奏鸣曲 舒伯特:即兴曲第三号 肖邦:13首圆舞曲

作品简介:李帕第是音乐史上奇特而少见的天才。他的天才之独特处在于他的平衡和全面性,他不是那种狂妄、才华外露而以技巧慑人的那种演奏家,相反的,他是那种在音乐与人性、手指与心灵之间拥有无凡人难以想象连续层面的音乐家,他的弹奏从来没有外表的炫技和快速,但凡是熟悉他所弹奏音乐的人都会被他的弹奏所彰显的许多音符背后的深意所惊醒:“这音乐竟还有这么丰富的意涵不为我等所知!”多年来,李帕第在1950年9月16日在贝桑森音乐节上所开的最后独奏会就是20世纪乐坛的一则经典,那是人类意志与音乐艺术一个难以企及的境界。在这场独奏会中,李帕第以病末期的孱弱病体,却凭着意志力、对音乐的热爱和对音乐的了解,赢得在场所有的听众在日后所有听到这份录音的人的尊敬和崇拜。这份现场录音,当时是由谁录下的,至今依然不为人知,我们只能感谢这位拥有先见之明的录音师,在那个盘式录音方兴的时代里,别有洞见地为李帕第保留了他生命最后一场的演奏,在当时,虽然因为梅纽因、斯特拉文斯基、孟许等人捐助大量金钱为李帕第买来先进的肾上腺皮质素,让他的病情有明显起色,更能举行这场演奏会,让大家以为他的病情不再恶化,可是就在演奏会结束后不到3个月,同年的12月2日,李帕第就以33岁之龄与世长辞,从此音乐界只能齐声同叹这位早逝的天才。

 

 

人物评价

迪努·李帕第音乐作品

当我第一次听到李帕第演出肖邦的《b小调奏鸣曲》与《船歌》时,我的脑海中立刻闪过一个念头(在我50年乐评生涯里相当少见的):钢琴旁的那位仁兄一定是将莱亨齐特的书读到心坎里去了,或是他达到了莱亨齐特苦心钻研的成果。这人一定了解作曲的内在意涵、或是从也自己的体验里去得知作曲意涵,同时则因太强烈的艺术冲劲而不能让他分析乐曲。那就是说,在他的音符里没有枯燥乏味、卖弄学问或是学究气味。「解析」钢琴演奏在当时流行了一阵子,就在李帕第去逝的1950年前后。他们习惯以不浮夸的方式诠释整首曲子,没有嘎嘎响的踏板声,因为巴哈很少强调力道,所以一般认为巴哈组曲应该是被冷淡地演奏;另一倍受关注的是演奏巴哈要以现代钢琴取代大键琴的争议。

迪努·李帕第

李帕第的巴哈《降B大调组曲》(BWV825)演出则使得这个问题没啥意义。这里没有任何机械式的弹奏,每个小节都被认为非常细致,不会恣情忘为,又不流于凿斧之气;藉由渐强与渐弱,让每个小节听来都异常丰富,明显地带来每段部分的表达方向,巴哈风格的旋律节奏会不断地反复,而李帕第则带来永不枯竭的想象力,每次重复都有不一样的音色、重音,甚至还有不一样的节奏,那些重复符合巴哈时代的的演奏方式,而每个反复都有其特色。一个艺术家几乎不可能以同样的音色来获得演奏的快乐。这12/8拍的吉格舞曲考验着弹奏者的处理反演与张力,都需要炫技小品,这些曲子全对演奏者带来使用踏板与否的困扰,但对李帕第是一点也不成问题,因为听者早就被他丰盈的音色与所有弹奏的细节结吸引住了,不会再去思考有无踏板的差异。 接着将箭头指向重悲剧与忧郁性格的莫扎特《a小调奏鸣曲》(K310),这作品很少在音乐厅演奏。李帕第的演奏显示出他如果活得够久的话,将会以何种方式演奏贝多芬。适应纯净演奏的人会对如此戏剧化的声响感到忧虑,其它人则在第一乐章里的情感过度发挥、与第二乐章里太多的「富于表情的」发现巨匠风格;但在最后的快板,他随着抒情的乐句直接急驰到最高潮:这里的A大调听起来比先前与之后的小调部分都更悲伤,原来用以安慰的大调竟带来了更大的悲鸣,是再特殊也不过的做法。

 

 

分享到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