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斯基尔与莫扎特

2019-12-15


 哈斯基尔与莫扎特

 

    克拉拉.哈斯基尔(Clara Haskil))孩提时,就已经显示出对莫扎特的音乐所拥有的独特感悟:七岁时她就已公开演奏莫扎特的A大调协奏曲KV.488。今天的音乐爱好者们更坚信哈斯基尔对莫扎特的灵感和创新拥有独到的见解和诠释。

Charles Chaplin曾说哈斯基尔是他所见过的三个真正的天才之一。莫扎特也属于同样的音乐天才,意志力、技巧、灵感和转化这些要素的能力完美地统一为一体。哈斯基尔和莫扎特都是神童,上帝也都赋予了他们创造音乐的能力,两人都拥有超强的记忆力,并发展成为卓尔不群的音乐才能。

莫扎特的天才最显著的特征表现在他音乐中的强度和持续的内在张力:在莫扎特来说,所有事情都是重要的,伴随着生命和创新在脉动。哈斯基尔也给人同样的感觉:当她演奏时,人们感觉到的是提升和兴奋的意识;这是用音乐表现出来的高层次的警觉意识。每个音符都不容置疑并强有力地引导到下一个音符;在她的演奏中,即使是最无足轻重的装饰音也被渲染地色彩丰富。她演奏的莫扎特,每一个变化都有着向前运动的动机;她的演奏永远充满张力。莫扎特曾说,思考和反映一起伴随着他,仿佛在一个美丽而激烈的梦境一样;她认为最好简单地把音乐看作一个实体。哈斯基尔在演奏时也一直坚持“一切都在一起”(Alles zusammen)的感觉,谨记音乐的整体。她常常形容她自然而简单的演奏风格:“我这样演奏,因为我感觉音乐是这样的。但我不能解释为什么感觉这样。”莫扎特也说,“我不知道这些从哪儿来,形式是什么,但这些独立于我自己的意志。”

所以他们都不知道音乐怎么、如何,又从何处而来;但都清楚地感觉到、感受到音乐,并能够表达出这种无形的感觉。莫扎特和哈斯基尔还有很多共同点:两人健康都不是很好;不稳定的经济状况,因此被迫去把事情做到最好,把一切浓缩到最精华。莫扎特的风格尤为纯净,把每一个音符都写得仿佛有生命一般,就好像一个肌体里的细胞;哈斯基尔则把每一个音符都弹得那么富有生机和活力。她的钢琴演奏完全避免了任何空虚或者多余、无用的成分。他们都十分擅长利用最细微的细节之处来表现音乐。

有记载说贝多芬听过莫扎特在维也纳的演奏后,曾说他的演奏十分杰出,只不过有点乡村气息。可能这和哈斯基尔的演奏一样,缺少连奏(legato),即使在旋律乐句中,每个音符都是清晰分开的,保持纯净和完整,因而保持音乐的紧张度。莫扎特和哈斯基尔都喜爱太阳一般的纯净透明:在莫扎特的管弦乐配器里,他喜欢采用轻柔的乐器和大调的调性。哈斯基尔的演奏的精髓也是轻柔:她的触键如水晶一般透明纯净,避免过分响亮的声音,她从不喜欢这种声音。他们都喜欢较快的速度。莫扎特不喜欢慢乐章演奏得沉重,相反总希望慢乐章能保持音乐的流动。哈斯基尔也是如此,她的演奏总是采用较快的速度,保持音乐流畅和运动。当然,除此之外他们的幽默也有共同之处,尽管生活都很艰辛……

因此并不奇怪有位记者曾写道,“克拉拉.哈斯基尔生来就是为了演奏莫扎特!”

 

 

    远离欧洲文化中心的东欧小国罗马尼亚也是个音乐人才辈出的地方,从早期的乔治·埃内斯库、李帕蒂,近年的科特鲁芭丝、乔治乌等都是他们的骄傲。哈丝基尔则是其中备受尊敬的“钢琴圣女”。她纯净、妩媚的演奏、别具佳韵的魅力,即使今日仍如绕梁余音不绝于缕,让人回味不已。

    哈丝基尔1960年与小提琴家葛罗米欧赴布鲁塞尔演出时,在火车站因意外摔倒去世。之后有评论家称她为“钢琴圣女”。

几乎终生与疾病相伴的哈丝基尔,1895年出生于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4岁丧父后被母亲带到维也纳。她自幼就表露出卓越的音乐天赋,6岁开始学钢琴,7岁时又随理查罗伯特学小提琴。1905年,年仅10岁的哈丝基尔在巴黎举行了首次独奏会,并在翌年被当时任巴黎音乐学院院长的作曲家福列接收进该校学习。1907年又进入科尔托开设的大师班,科尔托非常欣赏哈丝基尔的艺术天赋,并准备了大批曲目供她学习,不料哈丝基尔只用了短短的几个月便全部弹好了。

    1910年,15岁的哈丝基尔离开巴黎音乐学院,开始以职业钢琴家身份在法国、罗马尼亚、意大利与瑞士等地进行巡回演出。她所到之处皆获得好评,布索尼、帕德列夫斯基等当时的琴坛名流对她也大加赞赏。可惜天意弄人,1913年正当花样年华的哈丝基尔春风得意之时却患了硬化疾,使她在四年的时间里要常常卧床休息不能弹琴。母亲过世后她还要负担起照顾妹妹的生活担子,因此不得不以教琴为生,直到1921年才恢复公开演出。但孱弱的身体已令她难以驾驭那些需要消耗大量体能的作品,于是她逐渐将精力集中到诸如莫扎特等不太耗体能的曲目上来,并向室内乐方向发展,那时著名小提琴家乔治·埃内斯库、伊萨依和大提琴家卡萨尔斯都曾是她的好搭档。

 


 

    哈丝基尔从1934年开始灌录唱片,我们现在也可在一些唱片公司的目录中偶尔发现她的早期录音。四十年代初期,哈丝基尔生了脑瘤需要动手术,但这时正值第二次世界大战如火如荼,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位脑科专家又身陷德军占领区,幸得有人冒险带医生偷渡到马赛,才得以成功施行手术,让她从死亡边缘走了出来。战后,哈丝基尔揣着瑞士护照到世界各地演出,这时她才逐渐建立自己的名声,在50多岁的时候才买下第一台自己的音乐会大钢琴。她的琴艺终于得到普遍的赏识了,但一种叫“慢性脊髓炎”的疾病又缠上了她。一次又一次的病痛侵袭,使哈丝基尔健康受到了重大的伤害,从她晚年那些侧着头、弯着腰的照片看,实在无法与她青春时代的花容月貌联想到一起。后来与葛罗米欧的合作,则是她生命中最后放射出的一道霞光。

    哈丝基尔的演奏没有撼人心肺的力度,也没有一泻千里的激情,更没有火花四溅的技巧。她的魅力表现在俯首即拾的自然、一尘不染的纯净、婀娜多姿的妩媚。坎坷的命运没有使她沉沦,反让她的音乐充满了神秘的活力,使她在诠释莫扎特的音乐时将其中的童真表现得更透彻,彷如让听众触摸到莫扎特的灵魂。难怪李帕蒂也称她是“最似莫扎特的莫扎特演奏家”了。


 

分享到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