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艺生从艺70周年纪念活动

2019-11-30

2019年5月1日,“北京中国民族民间舞蹈家协会”与吕艺生教授的好友们及历届学生们,在马奈草地图书馆举行了“吕艺生从艺70周年”纪念活动。各地来宾纷纷从伊春、哈尔滨、上海、海口、厦门等地来到北京参加此次纪念活动。在他们当中,不仅有见证吕艺生教授演艺生涯的同窗、好友及同仁们,还有历年来吕艺生教授培养的几十名硕士生、博士生。昔日老友相聚,忆述了被尘封已久的,那些发生在吕艺生教授身上的趣事,倾听以往,不禁让大家由衷的敬佩这位可爱的白发“少年”。

只问初心,不问得失

自有

水到渠成之乐

宵起旰食,殚精竭虑

终成

中华舞蹈一人

▲与陈爱莲表演双人舞《牧笛》

▲与王佩英表演双人舞《牧笛》

▲50年代赴法青年演出团在巴黎凯旋门

▲莫斯科大剧院门前

▲青年时期参与各大型演出的吕艺生老师

吕艺生

吕艺生1937年出生于黑龙江省汤原县。现为北京舞蹈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中国民族民间舞蹈家协会 名誉会长、曾任北京舞蹈学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北京舞蹈家协会主席、北京文联副主席、北京舞蹈学院院长等。主要从事舞蹈理论研究,著有《舞论》《舞蹈教育学》《舞蹈学导论》《舞蹈学基础》《舞蹈学研究》(合著)《舞蹈美学》《艺术管理学》《大型晚会编导艺术》《坚守与跨越:舞蹈编导理论与实践研究》《不二:从艺60年文选》等;主编撰稿《中国艺术教育大系·舞蹈卷》《舞蹈大辞典》《社会学百科词典·艺术社会学》等。荣获过第九届中国舞蹈“荷花奖”终身艺术成就奖、中国舞蹈家协会“卓越贡献舞蹈家”、中国人生科学协会“诚信人生十大杰出人物”等荣誉称号。

温馨合影时刻

▲蒙麓光老师代表海口市艺术团向吕院长赠送礼物

▲吕艺生教授与爱徒张麟老师

▲秦雨老师与恩师吕艺生教授

▲三位同窗左起唐香凌老师、吕艺生老师、张桂祥老师

▲左起刘聪老师、吕艺生老师、张继钢老师、曾若虹老师

在这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每个人都想与吕艺生老师留下一张合影

因工作原因未能来到现场的潘志涛老师、于晓雪老师以及在世界各地工作、求学的吕艺生老师的学生们也纷纷用视频送来祝福!

<iframe allowfullscreen="" class="center-iframe" height="375" src="https://v.qq.com/iframe/player.html?width=500&height=375&auto=0&vid=t0867i7r3ol" style="border-width: 0px; border-style: initial; margin: 0px auto; padding: 0px; display: block;" width="500"></iframe>

海内外寄语

嘉宾分享自己和吕老师的故事

原伊春林业文工团 季换东团长

90岁高龄的季换东团长也亲自来到现场,回忆当年与吕艺生院长一起工作时的情况,当时担任伊春歌舞团的团长期间发生了失火事件,他第一时间通知大家,并迅速赶往剧院进行扑救,以至于自己的房间还没来得及灭火。最后吕艺生只抢救出了自己整整两麻袋书籍。”回忆到此,这位90岁的老人不禁落泪。他为吕艺生感到骄傲,作为老团长深感自豪。最后,季团长希望吕艺生能保重身体,永葆艺术青春的活力,在未来的日子里再创辉煌。

▲学生訾靖涵

▲学生党允彤

▲中央民族出版社 白立元主编

著名艺术家 张继钢老师

张继钢老师表达了对吕院长的知遇之恩与培养之恩。当年是经吕院长特批直接进入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就学的。在那个年代吕院长一年仅有三个特批名额,其中一个就给了我,这是知遇之恩;其次在毕业时也经潘志涛老师推荐及吕院长的批准,留校在中国民族民间舞系任教。后来在收到了去总政歌舞团工作的邀请时,便向吕院长征求意见,没想到竟得到了他的大力支持,因为在吕院长看来,不管在哪里工作都是为国家做贡献。所以,这是培养之恩。吕院长说:“我相信是一块金子,你无论走到哪里都会发光,你在北舞会有成就,你去了总政以后一样也会有一番成就,结果你看,果不其然。”在发言过程中,吕院长调侃道当时“八分钱”也没收,那是他们那一代人的廉政之风。张继钢老师也表示:“虽然那个时候也不懂得要感谢,但是今天我可是有心了。”于是便拿出特地为吕院长精心准备的礼物——联合国发行的并由张继钢老师亲笔签名的《千手观音》纪念邮票赠给恩师。两人谈笑风生,共同回忆着学校时代的陈年往事。

▲联合国发行的《千手观音》纪念邮票

国家大剧院 赵铁春副院长

在当学生时期,排练张继钢的晚会时,有人向吕院长告状,说:“有个人剃了个秃子”,吕院长后来一看,不就是赵铁春嘛!之后吕院长说:“扮演农民大家也不能一个样,也有农民是秃子。”这样便默许了赵铁春的行为。同时,赵铁春在校听课时听到的吕院长所提出的说“音乐不是舞蹈的灵魂” 这一命题之后,这带给了我关于对舞蹈本体的思考,也为以后的编导之路奠定了扎实的理论基础。

北京舞蹈学院 许文绮老师

许文绮老师表达了吕院长对中国民族民间舞系的大力支持与鼓励,将民族民间舞从田间地头带到了舞台上,也代表潘志涛老师送上祝福,回忆他们之间有趣的往事。

▲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等级考试中心 吴海文副主任

北京舞蹈学院 周萍教授

眼里满是对吕老师的尊敬,“感恩吕老师在担任院长职务期间对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系所做出的贡献。如果没有吕院长,便没有今天的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系的成立。并且在成立后对中国民族民间舞蹈教程的编写与形成也作出了巨大贡献。”

原厦门艺术学校 曾若虹校长

曾若虹老师回忆:“吕院长上任的第一件事就是到厦门艺校考察,看望刚委培开办不久的‘北京舞蹈学院厦门班’的师生,吕院长跟我以及北京舞蹈学院派到厦门教学的许淑媖老师、明文军老师说:‘北京舞蹈学院中国舞系一分为二,中国民族民间舞系刚成立,办好厦门实验班的意义重大,’并对'厦门班'的实验性教材与教学方法给予鼓励和支持。1988年8月,厦门班进入北舞紫竹院新校区,吕艺生院长又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将学籍归附中的中国民族民间舞专业厦门实验班直接交由大学的中国民族民间舞系管理并安排教学。当时与'厦门班'同期招生进校的还有贵州省歌舞团委培的“贵州班”,吕艺生院长很明确地将“厦门班”和“贵州班”都列为中国民间舞教学的改革试点,要求大学和附中解放思想,各自按照不同的教学理念、管理体系和教材、教学方法去实验,初期创建了全新的科学的中国民间舞教学体系。1991年8月北舞‘厦门班’代表中国赴美国参加第四届世界儿童舞蹈会议引起轰动,回国后,吕艺生院长高瞻远瞩地对我说,可以肯定,在两年后‘厦门班’毕业之时,我们要以‘厦门班’为主体,建立起不同于全国综合性歌舞团的中国第一支专业民间舞团,与世界接轨。1993年厦门班按全新体制创建我国首个专业民间舞团——厦门小白鹭民间舞团。1995年10月,吕院长在“小白鹭”建团两周年时在演出现场,他激动地说:“两年前厦门班毕业建团之时,我说你们要杀出一条血路,能坚持一年是很大的成绩,能坚持两年就是最大的胜利,今天我们胜利了。”在“小白鹭”团庆两周年的座谈会上,吕艺生院长兴奋地评价“小白鹭”的应运而生改变了中国只有综合歌舞团一统天下的格局,“小白鹭”不仅可以向人们介绍中国各民族的优秀民间舞蹈,还能够在国家需要时完成重要的国家演出任务。

北京舞蹈学院创意学院 万素院长

感谢吕老师的栽培之恩。当时自己还在北舞当学生时,吕老师便给编导班开过课。毕业时我留校当了老师后,便多次向吕老师请教问题。特别感谢吕老师当时的提携之恩。回忆到在某次晚会之中,在晚会舞蹈面临临时要改的情况下,吕老师直接让我上手改,我表示出对自己的不自信,吕老师便说:“没事,就按你的改”。吕老师的话给了我很大的鼓励,结果在两次晚会上,编排的舞蹈都相当成功。

▲活动现场

北京舞蹈学院舞蹈研究所 金浩所长

在学生时期听了关于吕老师教育学与教学法内容的课程后,感触良多。便登门拜访吕老师,想拜师学艺。吕老师在了解我的志向之后,便为我列了书单,补足了我的理论短板。自己在吕艺生门下,学到的不仅仅只有知识,还找到了与自己同在一个师门的另一半,现在也非常幸福,所以,我自称为吕艺生门下的女婿。”

▲许文绮老师

▲张继钢老师

北京师范大学 王杰副教授

感谢吕艺生老师的栽培之恩。自他创建素质教育舞蹈课以来,我就一直跟随吕老师在高校中普及素质教育舞蹈课,希望通过我坚持不懈的努力能让素质教育舞蹈课发挥更大的作用和价值。

北京舞蹈学院 訾靖涵老师

恩师从艺70周年纪念活动在马奈草地举行,他的艺术造诣是我等永远无法触及的巅峰,70年来每一天都在学习,思考、创作、研究、著书、育人,改变和影响着数不清的生命,这样的人生才真的不负此行。他是我生命中的明灯,指导着我在音乐剧的路上前行。没有恩师就没有中国音乐剧学科的建立、中国首开音乐剧专业的白发少年,现在最大的心愿是看到中国音乐的崛起!70年弹指一挥间,所有的语言都无法表达这次活动对在场每个人的撞击与洗礼。

▲吕艺生院长发言

今天特别重要,我在伊春和基层工作一共有35年,是我人生的一半,我来北京到现在正好也有35年。今天是纪念我从艺70年周年纪念活动,非常感谢从伊春、哈尔滨、上海、海口、厦门赶来参加活动的同事、同学、以及我的学生们。感谢一路有你们的陪伴与支持,这70年中我与祖国一起成长,经历过艰苦的岁月,也见证了跨时代的变化。希望在我以后的日子里继续为舞蹈事业发挥余热、做出贡献。

——吕艺生院长

季换东、张继钢、赵铁春、许文绮、周萍、万素、金浩、王杰、訾靖涵、蒙麓光、孙晓梅、张桂祥、张吉义、张桂英、刘传蔼、白立元、张麟、曾若虹、刘聪等来宾先后向吕艺生老师送上了真挚的祝福,并分享了饶有趣味的往事。

带你分享

在举行“吕艺生从艺70周年”纪念活动之际,吕艺生老师著作的《舞蹈文化面面观》也由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这本书中不仅包含了已发表的部分论文和讲演稿,同时也有吕艺生老师的访谈录,其中虽有过去的回忆,但主要记录了从“古稀之年”到“耄耋之年”的思想理论行踪。这本书的出版也是给各界人士、学生们一个宝贵的礼物。

现场参加活动的每一位来宾也都非常幸运的,得到吕艺生老师亲自赠送的最新出版的著作。

▲来宾们纷纷请吕院长在书上亲笔签名

自序:

这是我第三本论文集,这之前我已出版过两本同类文集。

第一本《舞论》,是汇集我1994年前(即56岁前)的大部分论文,在纪念北京舞蹈学院建校40年时,由中国戏剧出版社出版;第二本是2009年以《吕艺生不二60年》为名,作为我从艺60年(72岁)的纪念,由光明日报出版社出版,汇集的是《舞论》后到2009年前的文集,没想到那一本文字太多了,居然达到54万字。

现在要出版的这本《舞蹈文化面面观》,则是《不二》后发表的部分论文和讲演稿,也有几篇对我的访谈录,其中虽有过去的回忆,但主要记录了我从“古稀之年”到“耄耋之年”的思想理论行踪。虽然此间,我又出版过单本论著《舞蹈美学》、《坚守与跨越——舞蹈编导理论与实践研究》、《中国古典舞美学原理求索》、《舞者的智慧——意会思维研究》等,已集中了我在理论上的思考与研究成果,但大家认为我在《不二》后发表在各种报刊杂志的零散文章,更能见其我个人的思想发展脉络,希在从艺70年时再集成一部论文集。这便成就了这部论文集——《舞蹈文化面面观》。

本文集涵盖了五个部分的内容:

一、我的艺术人生

在汇集本书论文的时候,我已年过80。不管情愿不情愿,我要承认“老之将至”,来到了人生之路的末端。有些文章,不自觉地出现了自我回忆,也经历了一些访谈。有的访谈开宗明义是为“抢救”,趁人还在,赶快把老一辈的经历留下“口述史”。那这本文集也只好把这部分当做首个组成部分吧。为什么我把这部分称为“来自大森林的我”?当我回忆人生统计年表时,原来我在伊春林区工作了22年,加上未上学就在东北森林里服务过5年,仅在林区就是27年,加上哈尔滨6年,在基层工作总共占去我人生34个年头。而我调回北京任职以来,加一起才32年,包括在北京舞蹈学院任副院长、院长的12年,退下来还在为它服务,加一起才32年。这就是说在基层占去了我人生一大半时间。我必须承认我的经历和经验,包括我的自学经历,大都是在基层度过的。做人永远不能忘本,基层就是我的本。

二、中国舞蹈发展的理论思考

因我在建国前就参加了革命文艺工作,个人的一生艺术之路,实际上是参与并见证了中国舞蹈艺术当代发展史。我必须对此做出我个人的思考:中国舞蹈界从创建以来,都干了些什么?为国家建设、为中华文化复兴都做了什么业绩?对于这一客观存在,这一刚刚走过来的鲜活历史,我必须给以回答。

此间,我完成了“舞蹈学三部曲”的专著(有独立撰写,也有与学生合作),完成了我关于“舞蹈本体论”的研究。同时,在研究中国舞蹈创作实践中我提出并得到舞界认可的“当代中国舞风”这一概念,它便成了这部分的名称。重新集中我此间此方面的文章,恰围绕着这一思考。它既是业绩,既是了不起的成果,也自然存在着历史的局限。如何准确地认识它,即是讲好中国舞蹈故事之所需,也是厘清历史,不忘初心,再创未来之需。

对于我对中国舞蹈发展的见解,并推论出“当代中国舞风”这一概念的思考,也可见于我的专著《坚守与跨越——舞蹈编导理论与实践研究》上,它原是文化部社科基金支持的国家重点项目《舞蹈编导理论与实践研究》的成果,作为专著,它竟在教育部哲学社会科学评奖中获得了三等奖。人们专门告诉我,舞蹈方面的专著能够进入哲学社科评奖并拿到三等奖,是不可小觑的。

三、走近舞蹈美学

从2009年到2019年这10 年,是中国舞蹈界更走近美学的时代,也是我个人正式进入舞蹈美学这一圣地的时代。2010年8月,世界美学大会首次在北京召开之际,由北京舞蹈学院牵头,第一次设立了舞蹈美学的分会场。我个人有机会参加了此次大会,并有幸为舞蹈分会场作总结发言。翌年,我的专著《舞蹈美学》正式由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出版。让我没有想到的是,2012年,中国文联在全国理论著作评奖中,把这本著作评为专著一等奖。学术界给予了特别的爱护与关注。虽然本书并未收集《舞蹈美学》的部分章节,但在舞蹈美学的学习和思考中也产生了一些零散论文,它们分别发表在文联的《艺术研究》、《北京舞蹈学院院刊》以及社科院主办的报纸上。舞蹈已经进入美学领地,我也就可以把这部分称之为“舞蹈在美学中”了。

四、中国民族民间舞和中国古典舞

无疑,这两种舞蹈是中国舞蹈家的原创,最初它就发生在我曾就读的北京舞蹈学校。这是中国舞者的骄傲,也是我个人引以自豪的。在当今中国正在崛起,圆自己的复兴之梦之时,中国舞蹈人以及我自己应有的文化自信,我以为就在中国古典舞与中国民族民间舞这两个学科和舞种上。虽然中国舞蹈还有不少争论,其争议最多的也与这两部分相关,但它的历史地位和历史贡献是不能忽视的。事实上,虽然中国古典舞受到芭蕾舞影响而受到异议,但中国人是不会舍弃它的。如果今天仍然不敢或不愿正视芭蕾对它的影响,岂不恰是缺少文化自信的一种表现吗?为使它与中国民间舞有更大更健康的发展,我把这部分内容称为“中国舞蹈的文化自信”。

五、舞蹈教育

这是我在北舞院长岗位上就遇到的问题,那时候我正在撰写第一稿《舞蹈教育学》,从整个国家艺术教育的视角,我意识到像中国这样的一个大国,只有少数专业舞蹈教育而无普通学校的舞蹈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恰好当时文化部艺术教育司司长方千同志提出了一个“艺术院校的改革要从小社会走向大社会”的观点,这与我的思考是一致的。但那时艺术教育的体制尚属纯专业艺术范畴,舞蹈学院基本上是为中直艺术院团培养人才,当然主要是还是表演人才为核心,因此那时候要为中小学开设舞蹈课的时机是不成熟的。

然而近年来,在我从院长岗位上退下来后,在帮助厦门建立厦门演艺职业学院时,文化部直属几个艺术院校均划归教育系统,体制上发生巨大变化,我也兼任教育部教育学会舞蹈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的职务,我认为我可以将我已形成的思路向前跨进了,要为普通中小学设计一种新型的舞蹈课。为此,我钻研了中外古今相关美育的理论,研究了国家90年代初提出素质教育和中长期规划提出的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思路。此阶段我既带领大家创建了素质教育舞蹈课,结题时出版了专著,并在各种报刊杂志上发表了相当一批文章。

这样,我实际上不仅关注了专业舞蹈教育,而且也步染了普通教育,既解决了我原在《舞蹈教育学》中提出的问题,也实践了我的大舞蹈观的观念。这部分文章内容实际上也正包括了这两种舞蹈教育的内容,因此我为它命名为“舞蹈教育与教育舞蹈”。

此次纪念活动让在场来宾重温了吕院长从艺70年来的风采、趣事和事业成就。吕艺生老师为舞蹈事业奉献了一生,生活中的他慈祥亲切、谈笑风生,而在对待自身事业时,其兢兢业业、严谨治学的态度又叫人心生敬意。活动虽然结束了,在大家即将回到各自工作岗位前,却依旧沉浸在温暖而感动的氛围里。大家纷纷表示期待能在80周年纪念活动上再次与大家相聚,也期待吕艺生老师在未来的舞蹈世界里给大家带来更多的精彩。

▲现场来宾温馨大合影

部分出席嘉宾名单

张继钢著名艺术家

许文绮:北京舞蹈学院 专家

赵铁春:国家大剧院 副院长

万 素:北京舞蹈学院创意学院 院长

金 浩:北京舞蹈学院舞蹈科学研究所 所长

张 麟:上海戏剧学院舞蹈学院 党支部书记兼副院长

王 杰:北京师范大学 副教授

周 萍:北京舞蹈学院 教授

白立元: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 主编

曾若虹:原厦门小白鹭民间舞蹈团 团长

刘 聪:厦门演艺职业学院 副院长

于大雪:首都师范大学 副教授

吴海文:中国民族民间舞蹈等级考试中心 副主任

季团长:原伊春林业文工团 团长

蒙麓光:海南省海口市歌舞团 团长

崔 兰:原武汉音乐学院 教授

崔 英:原伊春林业文工团 舞蹈演员

孙晓梅:中国作家协会 会员

张吉义:武警文工团 团长

张贵英:原黑龙江省艺术学校 校长

迟 凯:好友

张桂祥:原中国铁路文工团歌舞团 副团长

唐湘菱:原中国舞家协会外联处 处长

部分出席学生名单

党允彤、毛 毳武 艳张 锐方千云、谭 晶谢 静、张晓雪、夏 凡、王普瑞、鲍婕 、周国旗、王艺锦、孙雨欣、徐艳林、王佳佳 、訾靖涵 、仝 妍、秦 雨、何璐曼、蔡 博、崔春杰王晓莲、张乐乐、关 菲

 

分享到0
×